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晒佛节:经声俯在草木深处,人的内心开始辽阔

2017-01-23 09:33 来源:中国甘南网-甘南日报
分享到:

甘南的冬天非常寒冷,但路上仍不断有人裹紧皮袄,在风雪弥漫的草原上来回穿梭。当你穿过一道道山梁,踏过一座座牧场,就会看见这里的人们寒冬季节在牧场上数羊羔、牧牛羊、纺毛线、织褐子、打酥油、制奶酪的身影,一切井然有序。一年有半年冷,他们早已适应这种高寒气候。

这片土地一头系着传统与潮流,一头系着广漠与褊狭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心灵往往与虔诚相伴。因而,神秘便不可避免地深入到每个人的念想里。神秘来自每个人对信仰的追随,这样的追随常驻在心怀里,伴着他们的一生,永无止境。朋友拉目栋智对此有过这样的见解: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自己的神灵,在最需要的时候,他就会伸出慈悲的双手,给予你无穷的力量。是的,当我行走在甘南的每一寸土地上的时候,都会看见贴地而行的人们,这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行走,也不是为获取某种需求而做出的姿势。那是一种虔敬的、对自己心灵之神的膜拜,不容诋毁,更不敢嘲笑。

拉目栋智对摄影情有独钟,无论何时何地,大大的背包总是扛在肩上。逢年过节,法会现场,总能看见他的影子,他从不同的视角阐释着甘南,用不同的方式热爱着草原。

盛大的晒佛节在每年农历正月十三的夏河拉卜楞寺院举行。正月十二的下午,我们就赶到了拉卜楞。甘南的雪总是纷纷扬扬,不大的夏河县城在大雪的笼罩下显得格外安详。道路上人群依然络绎不绝。他们来自遥远的四川、青海,或者更遥远的地方。寺院周围的转经房更是醒目,挨挨挤挤,接踵而至的信客们神色庄重,他们认真地转过一圈又一圈。经轮带着温暖,发出动听的声响,仿若千万喇嘛低声吟诵经文。雪无法挡住人对清洁的向往和追寻,这样的向往和追寻在风雪里反而愈加干净透亮了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们吃过早点就去河南宗王府前南山麓。河南宗王府前南山麓正好在寺院对面,那里有一个宽约12丈,长30丈左右的晒佛台,每年正月十三的清晨,寺里的僧人就会把平常放在佛阁里三世佛的巨型唐卡抬出来晾晒,一年晾晒一尊。

夏河清晨的风比刀子还锋利。长而缓的扎西奇街上,盛装的牧民们微微躬身,安静而行。拉目栋智把他的那些摄影家当塞到我手里,让我体验“发烧友”的那种感觉。可我的双手早已僵硬,无法替换他递来的专业器材。我恨不得把自己那些沉得要命且冰冷刺骨的三脚架扔到河面上去。

太阳慢慢露出了脸庞,有点羞涩,少了高原特有的本色,而多了娇气和妩媚。有了阳光,内心就有了温暖。茫茫雪地折射起五彩微光,似梦似幻。其实这时节南国早已花红柳绿,而高原依旧沉湎于风雪之中。温暖也只是因为在特殊的境遇里多了一份虔诚和热烈的心态而已。

拉目栋智在夏河工作数年,他见我如此瑟缩,加之晒佛盛会还不到时候,便领我去寺院暖和暖和。

那是一间很大的客房,里面坐满了人。大家都在笑着谈论旧事,都和佛事活动有关。这里应该是僧房,但却不像僧房的样子。后来我才知道,以前的确是僧房,由于众多佛事活动需要寺管会和当地政府紧密协作,因而这个小院子的所有僧房都被改成了办事处。在那间房子里,我得到了拉目栋智朋友的厚待,他给我特意找来一个工作证,说是挂在胸前,就可以进入现场中心拍照。我自己知道,背上的那台相机不过是装门面的,有拉目栋智在,也不用我“大显身手”。的确如此,当我返回住地导出相片时,里面的照片几乎没有多少可用的,要么杂乱无章而缺少活力,要么镜像模煳而腿子如林。

从寺院出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照到了脚下,各地赶来的僧侣与游客,他们身着五彩盛装,已将河南宗王府附近的巷巷道道围得水泄不通。

大约10点,先是“护佛队”出行了。他们身着彩边藏袍、头戴尖帽从寺院大门骑马而来,然后是庄严的佛号和气壮山河的唿声,紧接着就看见了百余僧人肩扛长达50余米的大佛画卷缓步前往晒佛台,场面非常壮观。抬着巨佛的僧人们被吹着低沉号角的仪仗队包围着,人们跪地迎接,更多地推搡着冲到前面,或用额头去碰佛,或伸出手臂努力去摸佛。藏民族有这样的传说,在抬佛过程中,如果用头碰触到佛,或摸到佛,这一年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。一路上,大佛画卷两侧的众多护佛队员不停挥舞着长袖护卫,依然有数百僧众和游客紧紧追随着,争相用额头碰触佛像。佛在人群中的行走是缓慢的,然而时间的消逝却十分急速,转眼间佛像就被扛到晒佛台上。当覆盖在佛像上面的黄色幔帐徐徐揭开时,佛醒了,成千上万的僧众一片静穆。阳光照射在巨大的佛像之上,诵经之声不绝于耳,抛向佛像的哈达遮盖了半边天空。庄严而浩荡的佛号声里,有人热泪满面,有人伏在积雪之中,长跪不起。置身其中,你一定会为被震撼,敬畏之心油然而生。

天空高远。云朵深处除了佛永恒的微笑,什么也看不见。

锦缎的莲花开在众生心间,一朵就打开一扇祈福的门。

经声俯在草木深处,一个人的内心就开始辽阔。

我们遇见佛,就遇见了心中所有的春天。

一位诗人观看晒佛而大声吟诵她的诗句。我想,我是深刻地理解了她注入在字里行间的所有感情。一个有着春天一样明亮灵魂的人,定然会听到佛的声音。

大约一个多小时,在响彻山谷的诵经声中,“沐浴”了阳光的佛像被众僧小心翼翼地卷起,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、由百名僧人肩扛着送回寺院去了。

“人类只要生存,总要为自己树立一个上帝,没有上帝,人便失去了精神依托,丧失了存在的价值和意义。”是的,正是因为有了心灵的依托,我们才会有精神的追求。有依托和追求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,才是完满的。当我们的内心无论何时何地,时刻高举精神旗帜的时候,上帝也许会悄悄来到尘世,和我们朝夕相处并肩生活在一起了。

时间已经走过了一年里的半个轮回,我常常忆起肃穆而壮观的晒佛场景,忆起那一刻庄重而热烈的场面:法号长鸣,桑烟四起,人们虔诚长拜,安详祈祷,一直目送大佛回寺。每每忆起,我的眼里总会浸满泪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