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
钟声悠扬的拉卜楞寺

2017-02-03 18:03 来源:格桑花
分享到:

汽车沿着蜿蜒的大夏河水,穿山越岭,迤逦前驶。公路两侧,奇山陡峰,苍松翠柏,一片郁郁葱葱。汽车驶过沙沟古寺,极目眺望,远处就是浮云缭绕的皑皑雪峰——蘑菇仙女山。这座山可真是冰肌雪肤的仙女,袒身露怀,亭亭玉立,像是顾影梳妆,要含情赴约似的。难怪当地藏族群众神奇地称它为阿姨夏茂(蘑菇仙女山)。过了此山,再西行二十分钟,就到了佛教圣地——拉卜楞寺。

这座历史悠久,名扬中外的佛教大寺,座落在一个谷广坡平的台地上。东阔西峡,依山临水。全寺方圆五余里,殿阁棋布,佛塔四立。僧众住舍,鳞次栉比。在晨光照射下,整个寺院金碧辉煌,光彩炫目,显得格外庄严肃穆。

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宗主寺之一的拉卜楞寺,共辖一百零八座属寺,是安木多藏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,亦为甘青川交通的要道。最近经国务院批准,被列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该寺始建于藏历第十二个甲子的己丑年,即公元1709年(清康熙四十八年)。当时,清统一了中国,而位于西北的蒙古各部则互相争权势,争战频繁。其中信奉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厄鲁特蒙古素与西藏有着密切联系。继厄鲁特四部之一的硕特部首领固始汗部进犯西藏之后,广泛地与周围各个地区,各个民族的统治阶级相结合,扩展其势力。当时,清政府为了稳定广大藏族地区的社会秩序和牵制散居在新疆、青海一带地区的厄鲁特蒙古诸部,积极采用“兴黄教以安蒙古”,“以教固政”的政策,扶植达赖、班禅两大活佛系统,分封了五世达赖和固始汗,组成了由五世达赖和固始汗统辖的西藏噶厦政府,并为新兴起的格鲁派各寺庙颁赐了金印、金册、金匾,以此来减缓西北蒙藏之间的各种矛盾,并打击、孤立在新疆伊犁的准噶尔部蒙古及其军事力量的不断骚扰。与此同时,还对表示归顺中央的和硕特蒙古诸部首领,分别授以“汗王”、“亲王”、“多罗贝勒”、“固山贝子”、“国公”、“台吉”等爵位(见马鹤天《西北考查记》)。这样,既提高了他们的地位,有稳定了西蒙社会局势。

由于康熙皇帝的这些政策,使得甘肃蒙藏地区的社会矛盾相聚稳定了数年。到1706年,固始汗的幼子达什巴图尔和硕亲王(1698年由康熙皇帝晋封)的势力日渐强盛。在能与蒙古别部势均力敌时,达什巴图尔尔与子罗布藏丹津羽毛渐丰,横侵别部,强霸牧地。尤其是清廷出兵击溃噶尔丹之后,青海蒙古各部不再受人制约,这就更加助长了罗布藏丹津“总掌诸部”(见慕少堂《甘青宁史略》卷十八)的狂妄野心。他自袭亲王爵位后,一方面用武力威胁别部,使之慑服;另一方面屯兵巴尔托罗海,大肆挑拨离间,使各部矛盾日趋急剧。当时游牧在甘川边境的和硕特前首旗首领博硕多克图济农(藏文史料中称“吉昂王”。详见止贡巴?丹巴热卜吉《安木多政教史》365页第一行,甘肃民族出版社1982年3月第2版)也陷于困境。他们遭罗卜藏丹津不时侵袭,外受日益壮大的夏河黑错、扎油一带藏族的起兵反抗,(见止贡巴《安木多政教史》)矛盾重重,内外交困,迫使硕博多克图济农另谋出路,求救于格鲁派寺庙集团势力。想用  宗教减缓矛盾摆脱困境,便于1700年遣使入藏,敦请嘉木样?阿旺宗哲回籍建寺。

五世达赖在晚年时将权力交于第悉?桑结嘉措。桑结嘉措虽大权在握,苦于没有军队,处处受和硕特汗王制约,多有摩擦,致使愤懑。因而他一面请准政府诰封为“图伯特王”,以正名位;一面怂恿准噶尔部的噶尔丹掠袭青海和硕特后方,意在驱汗王势力出藏。五世达赖圆寂后,蒙古汗王拉藏汗(固始汗之曾孙)与第悉?桑结嘉措隙而不睦。拉藏汗与嘉木样?阿旺宗哲的关系密切,他在藏的有些重大要事,还需要与嘉木样?阿旺宗哲磋商。类类之故,不能东返。到1704年,拉藏汗与第悉?桑结嘉措之间的矛盾日趋激化,近乎破裂。能言善辩,机智多谋的第悉?桑结嘉措知道他力不能敌,便想计谋逮捕住嘉木样?阿旺宗哲,企图以此来威慑拉藏汗,化险为夷,扭转局势。不知这个消息如何走漏,传到拉藏汗耳里。拉藏汗立刻捎信给堂叔博硕图济农,让嘉木样?阿旺宗哲借故建寺,暂时避居于甘青一带。济农接到此信后大为高兴,即派黑错(现书写为合作)游方僧德堂堪布等入藏,延请嘉木样?阿旺宗哲。当德堂一行千里跋涉抵达西藏时,第悉?桑结嘉措早被拉藏汗弑杀。
  
拉藏汗蓄意谋杀第悉?桑结嘉措的奸计得逞后,独揽西藏政教大全,就依然准许嘉木样?阿旺宗哲东返安木多。1707 年6月13日嘉木样?阿旺宗哲在扎萨克等蒙古骑士的护送下,率其亲信弟子俄旺扎西、罗卜藏东珠、绕降巴、霍尔译师?俄旺华丹、慈陈尖参、根敦尖参、绕降巴?嘉木样桑木周等18人从拉萨起程攒行,于是年8月底安抵故乡。
  
当他们走到亲王府邸下面的郎格滩时,满山香烟缭绕,人群马队遍地,幢幡哈达五彩缤纷。海螺法号,响彻云霄。蒙藏群众身着盛装,男歌女舞,夹道欢迎。亲王济农在这儿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,并奉献了金曼陀罗,银宝瓶等珍贵法器和各种绫罗绸缎五百匹,牛羊马五千头(匹),作为嘉木样?阿旺宗哲的供养。当时许多藏族头人也馈赠很多金银珠宝,牛羊马匹。嘉木样?阿旺宗哲把所有奉献的物品收拢一起,作建寺的专资。
  
次年(即公元1708年),嘉木样?阿旺宗哲与他的弟子在济农亲王、扎萨克台吉的亲自陪同下,周游各地,观山测地,选择寺址。先后选了阿木去乎、来周滩、朗格尔滩等三个地方。尽管当地藏族群众争相施舍地盘,但仍然看不到一个特殊的祥兆。因此,他们继续前行,到了洒索麻地方的一座宁玛派寺附近,发现该寺背面有一座奇形小山。看山势断定有发祥的兆头。于是他们就预测方位,开山劈石,果然掘了一个洁白的右旋海螺。他们师徒几个高兴不已,捧着海螺起程返家。
  
第二天凌晨,太阳刚刚冒出山尖时,他们来到曼达拉山前。在离亲王府邸不远的山麓下,又见一位藏族牧女在花木掩映流水淙淙的泉边背负水桶,蹒跚而行。他们便近前询问地名。牧女回答说,这口泉水右旋如海螺,所以藏人统称“扎西奇”。他们一听,委实证明具有吉兆,随即就开始观测山势地形。此地山形犹如巨象伏卧,前塬后山,十分壮观,于是选定就此为寺址。亲王济农遂派卡加六族运送木料,双岔曲库农区十八族和同仁隆务牙囊麻囊、循化的多益帏多及阿坝等地出人工。
  
经过一年多的施舍筹建,一座巍然高耸,回廊曲阁宏伟壮观的大殿便拔地而起。大殿落成后,1708年闰7月13日举行了隆重的开光典礼。典礼时有三百多蒙藏青年受戒出家。嘉木样?阿旺宗哲根据掘得的右旋海螺和当地地名,正是名为“扎西奇”寺。同时还命俄旺扎喜为第一任赤巴(即法台,今道仓活佛转世系统),命罗卜藏东珠为香佐(总管。今囊资仓活佛转世系统)。全寺政务由他二人分工主持。
  
从此以后,该寺的声望越来越高,庙宇建筑也愈来愈多。到公元1702年,清廷册封嘉木样?阿旺宗哲为“扶法禅师班智达额尔德尼诺门汗”,颁赐了金刺金印。公元1759年,清乾隆帝赐拉卜楞寺为“慧觉寺”,后嘉庆帝又赐名“寿禧寺”。从而更加提高了拉卜楞寺的社会地位,扩大了它的社会影响。
  
面对这座群山怀抱中的古寺,我思绪万千。这座名寺,虽尽力沧桑,但巍然独存。你看,在今天这灿烂的时代,拉卜楞又重放异彩,开怀喜迎来自国内外的宾朋佳友。(洲 塔)